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2浏览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次日清晨,金可可醒来时,床边空荡荡的。 冯子鸣抱到吃不到,一整晚都在想方设法折腾她,有几次因为睡意正浓被打扰,她都想要一脚踹飞冯子鸣。

头疼的厉害,金可可嘟囔一声,“男人真是精力充沛,折腾一晚上,他竟然还能起早。 ”金可可下楼才知道冯子鸣竟然走了,他从未这么早离开幸福湾过。

“大少爷说他一会就回来。

”林嫂见金可可没有吃早饭的打算。

“他有说去哪了吗?”金可可手机丢在楼上,懒得去拿。 “没有。

”林嫂说着话,转身进厨房。 金可可入座,脑子里是昨天的种种甜蜜。 虽然前段时间冯子鸣的态度转变很大,但是他从未如此温柔的对待她过。

“可可,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夏明荃本打算昨晚找金可可谈一谈,可是昨晚等到十点都没见着她人影。 金可可哪能说出所想的事情?“干爹,你是想吓死人吗?”金可可娇嗔道。 “你想吓死人才对!以后可不能这么不告而别,手机还关机。

”夏明荃道,脸上是毫不遮掩的关心。

“我这么大的人了,就算是离家出口也能照顾好自己,你就放心吧。

”谁能无视别人给予的温暖和关怀?金可可非常感谢老天爷的各种安排。

“你要是能照顾好自己,至于跑出去?傻孩子,以后有任何事情找干爹,干爹本事不大,但还是可以为我女儿做主的。

”夏明荃道,不禁红了眼。 女孩子就是更容易让家人牵肠挂肚的,曾经梁琛出差一个月没联系夏明荃,也没见夏明荃紧张过。

“干爹真好。

”金可可也红了眼睛,伸手抓住夏明荃那双结了茧子的手。

两只手就这么紧紧交握在一起,谁也没有再说话。 林嫂出来便看到这样的画面,两步走到餐桌边,直接往二人中间一站,“大少奶奶,这燕窝是大少爷特意让我给你准备的。 ”夏明荃松手,林嫂把碗放在金可可的身前,故意侧身子用腿拱夏明荃。

“可可,你这次怎么出去待好几天才回来?”夏明荃问。

“我好朋友被我好朋友欺负了,我去打抱不平了,然后遇到了一点事情就给耽搁了回来的时间。 ”金可可没有说出当时正好心情很郁闷所以不想回来。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金可可不想再重提。 “你那两个好朋友不是朋友?”夏明荃难得对别人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他们是朋友,还是男女朋友,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发生了一点误会,不过现在好了,他们冰释前嫌了。

”金可可笑着说。

林嫂退到一边,总不放心,索性那一张塑料的凳子横插一脚,坐在二人中间的间距里。

三个人这样就显得特别拥挤,夏明荃索性让了一张凳子。

金可可疑惑的看着林嫂不正常的举动,“林嫂,平时让你坐你都不坐,今天怎么了?”“女人不都八卦?听你说起你朋友的事情,感觉挺有趣,就想听点打发一下时间。 ”林嫂倒也会扯,她哪敢说是为了提防夏明荃。 金可可忍不住笑了,没想到林嫂会是个八卦的人。 “那好,我就把这次去H市的事情,全部都说一遍。

”金可可忍俊不禁。

林嫂有些窘迫,因为她觉得像金可可这么单纯善良的人,接触的人也必定是同类。

察觉到想多了,林嫂有些坐立不安,不过很快又被金可可所说的事情吸引住了,便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提醒金可可吃燕窝。

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个清楚,唯独认亲这件事,金可可没有说。 “云巅集团的总裁是不是夏谢?”夏明荃问,他不敢相信金可可竟然会认识夏珂。

“夏谢是前任总裁,现在是夏珂。

”金可可没有看出夏明荃的异常,不过从他的话里得出一个疑问,“干爹,你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吗?”“以前在冯氏工作的时候,有幸见过几次夏总。 ”夏明荃淡淡一笑,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哦。

”金可可将碗递给林嫂,“我还想吃一点,谢谢林嫂。

”“好好好,我马上给你盛。 ”林嫂巴不得金可可吃一锅。

林嫂走后,夏明荃问,“夏总的身体可还硬朗?”“挺好的。 ”金可可突发奇想的问,“干爹,你也姓夏,莫非你是夏总的儿子?”这么说来,她外公还真有个养子,而且就在W市。 “怎么可能,我要是夏总的孩子,需要到W市打工?”夏明荃看着金可可道,他确实不是夏谢的儿子,而是养子。 “夏总说他有两个孩子走丢了。 ”金可可试探性的说。

夏明荃心底一痛,却面不改色,“夏总竟然将私事都告诉你了?”“嘿嘿,偷听到的。 ”这种事情肯定只有家里人才能知道,金可可才没那么傻。 “小淘气,偷听可以,但是这话不能逢人就说,否则会招惹杀身之祸的。 ”夏明荃可不是吓唬金可可,上流社会并非表面那般华贵,肮脏的事情多的去。 为了掩盖掉肮脏,保留华贵,他们会用各种手段。 夏明荃的话令金可可脚底发凉,“干爹,我看夏总人挺好的啊。 ”“人不能看表面,你想想你说的事情,外界可有流传?”夏明荃道。 “那我也只会告诉干爹。

”这上流社会的人最注重颜面,金可可相信明荃的话。 “乖孩子有糖吃。 ”夏明荃变戏法般的从身后变了一根棒棒糖递给金可可。 金可可笑得像个孩子,这是她第一次吃到长辈给的糖。

“谢谢干爹。 ”笑着笑着,金可可的眼睛就红了。 哪怕知道束蕾他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每每回想到过去,金可可还是会觉得心口疼痛。 “傻孩子,喜欢吃,下次干爹再给你买。

”夏明荃笑着摸金可可的脑袋,他是真心喜欢金可可这个闺女。

“嗯。

”金可可舍不得打开吃了,她想要把这根棒棒糖作为纪念珍藏起来。

吃过早饭,冯子鸣还没回来,金可可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为此金可可还神经质的翻看下最新新闻,祈祷不要有和冯子鸣有关系的报道。

医院里。

罗文素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大少爷,你可以说你移情别恋了,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我,那天确实是我救的你!”冯子鸣坐在病床边,早在来之前,他便将手机调制静音,不希望任何人打扰这次的谈话。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