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入水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12浏览

第982章 入水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你确定?”悬浮在低空的机械触手怪,响起了一个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云海仿佛能看到,一个克伊族人正在暴跳如雷。

“我确定。

”“傀人”坚定地回应道。

“渎职,这是真正的渎职。 ”“伯尔格中士……我会马上联系它,我会追究它的责任。 ”“把他扔进去,看着他被撕成碎片吞噬。 ”“立刻,马上。 ”机械触手怪再一次响起的声音,怒气滔天。

“傀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急速掠向了不远处的一根金属棒。 “不要,不要杀我。 ”“我说,我什么都说。

”“脉冲攻击武器不是我做出来的,是尼莫导授做出来的。

”“可是他已经被你们的战舰杀死了,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给尼莫导授帮过忙,我一定能回忆起来该怎么做的。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看着“傀人”走到金属棒前,而跟在她身后的一个机械触手怪发出一道光线打进了其中,在那“傀人”一伸胳膊就将他扔进圈舍范围时,云海就跟崩溃一样嚎叫起来。

“傀人”冷漠地看着他,指了指身边红灯又变成了绿光的金属棒,面无表情地说道:“再向前一步,你会被电成焦炭。

”“噢……”一声兽吼,打断了云海的嚎叫声。

当他跟电击似的跳起来转身看回去时,绝望开始在他脸上蔓延开来。

离他约有二三百米的地方,在一处土丘上,站着一只身上长满了骨刺的怪物。

三米多长的身躯并不大,但当它昂首发出一声嚎叫后,猛然箭射过来的速度,就像是一颗流星。 嘴里发出怪叫声,云海转身开始了亡命似的奔逃。

他选择的方向,却是三百米外穿过草原和森林的河流。

“傀人”一个跃步蹿到了旁边的树上,而三只机械触手怪同时也浮上高空,监视设备牢牢地锁定了处于生死关头的云海。

看样子是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看似不堪的云海,在“傀人”和机械触手怪的“眼”中,速度竟然和疾追它的怪物不相上下。

在生死关头,他发挥了无穷的潜力,整个身躯在草丛中急速地奔跑着,就像一道人形闪电。 幸运,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那只怪物还没有追上云海时,密集的草丛中,一道五彩斑斓的光影猛地弹起。

凄厉的怪叫声,清晰可闻。

被那细蛇似的东西咬中肘部,云海在急速的奔跑中拼命地甩动胳膊,却怎么也甩不脱。

看到这里,“傀人”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 这种被克伊族称为“细色”的生物,只需要一滴毒液,就可以放翻这片草原上体积最大生物。

只不过这是“傀人”的看法,上面的要求是让她看着云海被撕成碎片,而后被某种生物吞噬,她就会不折不扣地完成命令。

“十……九……八……”开始心中计算起了时间,只是“傀人”的倒计时还没有完成,云海就已经跑到了河边。 微微皱了皱眉,“傀人”开始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

追击云海的怪物,离他还有十几米远。 如果他现在跳进水中,那就有可能失去踪影。

只过不瞬间,“傀人”的疑问就消失了。

就在云海跑到河边的瞬间,一个巨大的脑袋从宽阔的河流岸边猛地探了出来。

光是眼眸都快赶上一艘穿梭机大小了,那水兽的身躯不知有多大,光是脑袋就足以让人咂舌。 刚刚跃起来的云海,直接就被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吞了下去。

看着水兽的脑袋消失在了河面,只剩下一圈圈涟漪荡开,“傀人”在三个机械触手怪返身飞走时,径直从树上跳下也离开了。

就在她离开不久,大约在十几朗钟后,平静的河水开始沸腾起来。 大团的气泡,不停地升上河面。 当河底的淤泥因为某个剧烈的动作折腾,开始大片的清澈河水染得浑浊起来时,一条天柱似的巨尾从河底探出,随即又猛烈地拍打在水面上。

冲天而起的水花,翻腾的巨浪。 离这里不远的河边,一群群不同的生物,无论是庞然大物还是细小不堪,被这恐怖的声势惊动,一只只、一群群地仓皇离开了河水。

这一幕,同样被“圈舍”内巡视的微型探测器发现了。 当画面传输到附件的警戒区哨所时,结合前面发生的一切,值守的克伊族并没有在意。 “细色”的剧烈毒性,几乎没有生物可以抵挡。 哪怕这只被囚禁在这片河流中的巨型水兽也不行,显然,吞掉了中毒的人类,间接中毒的水兽,此时正在垂死挣扎。

果不其然,跟那个值守的克伊族预料的一样。

水兽剧烈的折腾,并没有持续多久。 刚刚还探出水面猛烈抽打的巨尾,最终在艰难地翘起后,无力地垂了下去,彻底消失在了河面上。

当然,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 在浑浊的河底,巨兽抽搐的身躯,它的脑部突然炸出了一个洞。 身上沾满了鲜血的云海,从创洞中钻了出来。 没有停留,借着浑浊的河水掩映,他伸手抓住水兽弯曲的犄角,踩着河床拉着它的尸体走向了不远处的河床下的洞穴。 看样子是刚刚掘出来不久的洞穴,拖着水兽游了进去后,云海将它的尸体放在很有可能就是水兽巢穴的洞穴深处,而后游到洞口处坐在了一簇黑色的水草丛中。 河水渐渐清澈下来,看着河面方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明亮,估摸着天色即将暗下来的云海,刚一低头这才发现了肘上仍旧挂着的蛇状生物。

看样子很是凶残,它的利齿根本无法咬破云海坚韧的皮肤,然而却还是死死咬住他的衣服,怎么也不松口。 当然,即便是它能咬破云海的皮肤,后者也不担心它的毒性侵袭。

如果异形能被这种生物毒死,那在芷寒眼中也算不上宇宙中最完美的生物了。 伸出两根指头捏爆了它的脑袋,云海顺手将它扔在草丛下。 看着一群肉眼难见的水生浮游生物涌向了“蛇”的尸体,云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随即返身走向了洞穴深处。

对于即将展开的,他的内心,不仅是兴奋、期待,却还有一丝难言的尴尬。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绮怀 - 月下独酌四首 - 八月十五日夜湓亭望月 - 旅夜书怀 -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 除夜作 - 独坐敬亭山 -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 竹里馆 - 嫦娥 - 孤独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