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105浏览

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最爱她的还是《霸王别姬》。   一路情闯荡到台下。

没有了名正言顺的眉眼。 世俗的眼睛里容不得。   台上他是虞姬。 有份内的操守。 他是为霸王死的,自然霸王最后也得死,每每他死一遭,他便在戏里陪他一遭。 这样生出的情分,挂了些前世的彩。

他为他画眉,他为他破的脸面,谁都知道戏子最顶要的门面就是那张皮囊。 他画的时候,轻轻在耳旁说旁的事情。   上辈子他都许给他了,怎么这辈子就这么断了,连个声音都没有情分都咽气了。 这辈子注定相逢,却注定他要一个人走。

怎么走,没有他陪,怎么走。   他定是忘了,那个霸王。 他的情分都一一画给那个女人,他拿什么拼抢。 在台上深一眼浅一眼都是云烟,扶不起的溃败下去的神采。

兰花指点过去,就好象他一个人为了他跌宕的走在黑色的街道上,捧着拿身子赎回的那柄剑,一切都破不开光。 雪花落得妖治,童年里残破的冷始终未曾离开。

他只是希图改变,却自己缚了自己的手。

  已经一寸寸的挣扎过了。 只是希望你好。

真的好。

前方如果温暖,那么走下去,不要回头。 你一回头,我就谢场。

  我只想在心脉息恒定那段时光陪你唱到天外。   天始终没有亮。

  戏子的情分捎带了台下,心上的痕迹红得潮湿的落到妆面上。 说句狠话,我们从此各行个的戏,各染各的眉梢。

  但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舍不得。 他还是走到一边,那个女人也是给着真心爱他爱的男人。 为什么大家都没有错,却需要走到结局。 那一定是天错了。   命运里。

梨园,一分分的去承受份内的苦,至少那时候他只有他。 他是霸王,他是虞姬,唱"小豆子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其实酸楚和迟暮都是定局,只是不能坦然。   为什么都走到了身边,万丈的红尘却看不到彼此的交集。   再次相见。

看似黯然抽身,却始终在途中。

空城寥落。

  你说我们的戏再搭一场唱给谁听。 心里的往事没有头,也没有尾的死在那里。

我想他肯定想问他句。 如果这生我是女儿身,是否能走到缘分内。 我想他肯定想再问他句。

说到下辈子,我们再唱虞姬霸王。

  约定是没有办法约定的。 都是些天惹出来的份外的人和事来一脉脉的阻隔。 所以再陪你唱一出。

  从此以后不再闻不再问。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安信证券:华为5G网络设备全球商用稳步推进 科技自立凸显重要性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