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五十章 三年苦等

185浏览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五十章 三年苦等

浓墨般的夜空中挂着一盘皎洁圆月,月光似水般照拂着大地。 枫肃轩后院矮房里的一位少女心中,此时也似窗外月夜般,晴朗无云。

该女子正是二少爷钟久煜院里的二等丫鬟夏晴,只见她独倚在桌前,一手持镜,烛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扫了眼对面空荡荡的床铺,夏晴眼底不由闪过丝黯然,却又带着点侥幸。

夏露那个没眼色的,终究是败给她了……可就算赢了她对自己来说又有何用呢,后面的路荆棘丛生,自己能越得过去吗……难道自己真是命中犯煞,过不得一天好日子……一串又一串的问号和无解摆在了夏晴面前,不断敲打着她不堪负重的心……大夫人每年都会从新入府的小丫头里精心挑选出几个姿色出挑的,或明艳照人,或清丽脱俗,搁身边调教几年后分别安插进各个庶子房里,她和夏露便是三年前被大夫人找了个由头借老太太之手赏给二少爷钟的,可两人至今却无一人进得钟久煜屋里伺候……一是因大姨娘孙氏将枫肃轩管的铁桶一般,明面上是不避着大夫人插人,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和夏露两个,实则不给她二人半点机会接近主卧和书房,每日只叫她俩窝在矮阁里绣枕面绣衣裳的,可绣来绣去却没有一件能进到钟久煜眼里。 二是因钟久煜这人倔强如牛,一心好武,对女色之事甚不上心,定了与公孙府五小姐的亲事之后就一心一意地只等娶娇媳妇过门,别的女人一概不瞅,绝了院里一众下丫鬟的通房之心。 夏露和夏晴每日心急如焚,两人在枫肃轩的位置不上不下说不清道不楚,既不是通房丫头,也不是院里的平常丫鬟,等正头夫人一进门,第一个开刀的必是她二人无疑!不想等死就只能在公孙小姐嫁进门之前爬上钟久煜的床,否则不只这三年来空耗一场不说,能否活着出这枫肃轩都将是未知之数,只有进了钟久煜的身,大夫人才会保她们二人一口残命!于是两人便各施本事,夏露买通了钟久煜身边的大丫鬟婉蓉,可惜还没等派上用场呢,便香消玉殒在口舌之祸上了……而夏晴显然没有夏露那么傻,从来严把自己嘴风不道外人是非,院里院外的丫鬟仆妇们在她面前说什么她都只当一听一过,如芙蓉向暖般的花容月貌也被她深深藏了起来,只求有朝一日的惊鸿一瞥……闻着胸前盘金彩绣香囊传来的阵阵香气,清丽淡雅,幽香绵绵,让她越闻越是身心舒愉。

夏晴弃了铜镜,纤指细细摩挲着香囊上的绣纹,心中暗思这香气赁的熟悉,似是在哪里闻到过,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昨日晌午大房的香菱悄悄来了趟枫肃轩后的墨竹林,交托了几样物事给她,其中就包括这个盘金彩绣香囊,夏晴起先怀疑没敢佩戴,偷偷拿去药房给陆大夫的学徒小厮看了眼,确认是香气撩人有怡神养心的功效之后才敢佩戴上身。

她心知大夫人这是被一步步逼近的婚期逼急了,要拿她做卒搅浑枫肃轩的水,扶自己做庶子院里的姨娘,从而她大夫人才能对庶子院里的事情了若指掌,打压钟久煜和大姨娘孙氏。

可惜大夫人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那就是自己这个在她眼中一无是处的弃卒也会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没有思想的操线木偶,从一介官奴到现在的端王府三等家仆,夏晴从不觉得幸福安定的生活是可以白白得来的,她的命只能由她做主,别人施与她的痛,她定要十倍百倍地偿还于那些人身上,在还没报得家仇之前,她绝不允许自己的性命就这样轻易地交代在枫肃轩的后院矮阁里!在她暗中观察二少爷钟久煜的这三年,夏晴深信自己不会看走眼,钟久煜虽鲁莽好斗、性烈如火,却也同时重情重义、敢作敢当,乃大丈夫真性情之人,这种人不会蛰伏太久的,只要有府里老太爷的看重和提拔,有朝一日必能飞黄腾达!况且重情义又不好色的男子这世上着实不多,一旦为一女子所迷,必是一生一世的牵绊纠葛!夏晴要的就是这份羁绊不舍,她如今的身份摆在这里,想要做豪门正妻根本与痴人说梦无异,而有势力根基又能为她所迷独宠她一个的男子更是大海捞针……也许三年前她还有别的路可选,可现下,尤其是夏露去了之后,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是无后路可退了,这王府之中比她进府之前的猜测还要复杂百倍千倍,自己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的杀身之祸……钟久煜是她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了,只有牢牢地抓紧他,自己才能有一线生机!幼时多年的德礼教育并没有成为她此时心中熊熊野心之火的阻碍,反而给了她一双看破俗礼旧制的犀利眼眸,复仇之路上不管有多少荆棘险阻,她都要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踩过去,直到那些害得他父兄蒙冤惨死、母姐客死他乡的卑鄙小人们如蝼蚁般匍匐在她脚边,向她摇尾乞怜的那一天……打开桌上放着的精致雕花锦盒,夏晴两眼亮如繁星,心中纷乱的思绪终于渐渐安定了下来,一抬手,玉指伸向了盒中的物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绗?217绔?鎴戝効瀛愬緢鑳嗗皬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