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184浏览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钱小甜苦闷的连续喝了好几杯,金可可知道她心情不好,便没有阻止。 而且她知道红酒的度数很低,一般喝下一瓶都不会醉。 “吃点菜。

”金可可给钱小甜夹菜。

“还是可可对我最好了。 ”虽说红酒不醉人,但是钱小甜喝的太凶猛了,所以漂亮的小脸很快便通红一片。 金可可见钱小甜说话有些饶舌,脸色也不太对劲,连忙夺过她手中的红酒,才发现这瓶红酒的度数超过普通红酒的三倍。 “钱小甜!你真是疯了,拿酒都不看度数的吗?”金可可怒了,本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钱小甜还如此不知轻重的喝了那么多酒。

“我就是知道度数高,所以我才要大喝特喝,我要大醉一场。

”钱小甜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各种吐槽抱怨。 金可可无语至极,没想到钱小甜的酒品这么差,她见钱小甜歪歪扭扭的站起来,有趴桌子的嫌疑,她连忙走过去阻止钱小甜做出疯狂的行为。

“真是被你打败了!”金可可无奈至极,扶着醉醺醺的钱小甜往楼上走。

佣人见状,连忙过去引路。 金可可发现只有一间卧室,其他几间是衣帽间和运动室。 她刚想着要不要偷偷带走钱小甜,几名身着黑色制服的男人出现在客厅,似乎是在查看客厅为什么突然没了声音。 “阿姨,请问房间的钥匙在哪里?小甜有个不好的习惯,喝醉酒就爱乱跑发疯,我怕她趁人不备跑出来,摔跤受伤,所以想要反锁上门。 ”门钥匙反锁了,钱小甜出来,龙天佑也进不去,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有,我去拿。 ”佣人不敢怠慢,生怕钱小甜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天佑会怪罪下来。 金可可先是将阳台的门反锁上,确定没有地方能够进人,她才回到床边看着烂醉如泥的钱小甜。

“真是拿你没办法,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不过幸好明天就能自由了,乖乖睡一觉吧。

”金可可说完便关灯走出。

幸好佣人正在收拾桌子,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

金可可看了眼手里的钥匙,房门钥匙一般都是三把,佣人拿给她的也正好是三把,只要她把钥匙带走了,龙天佑就算是有通天本事也别想进去。

“阿姨,钥匙我放在楼上了。 ”金可可下楼便主动找佣人说钥匙的事情,避免受限于人。 金可可回到幸福湾,刚进铁门便远远地听见笑声,冯子鸣不在家,家里只剩下几个老人和金乐乐。 她不由得加快脚步走过去,原来是金乐乐在说笑话,逗得冯傲天和夏明荃哈哈大笑。

“大少奶奶,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林嫂眼尖的发现站在门口的金可可。 金可可笑着说:“小甜喝醉了,我就先回来了,正好我还没吃饱。 ”四个人,六道菜,倒也算是丰富。

金可可入座,林嫂给她添双筷子,之后落座于夏明荃的身侧。 金可可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不由得笑意渐深,“我原本还担心乐乐在家孤单,现在看来都是我多想了。 ”“这都要感谢大姨夫和夏伯伯,他们见我心情不好就来陪我吃饭。

”“人多吃饭才热闹,干爹以后别单独开伙了,我们大家一块吃。 ”金可可见状便对夏明荃说。

“好。

”饭后,冯傲天把金可可叫到一边,他听林嫂说小两口在冷战,不由得很是担心,“你和子鸣吵架了?”“没有的事情,只是因为工作的事情闹了点小矛盾,现在已经和解了。 ”金可可猜到了是谁告诉冯傲天的,她因为情绪不佳,所以忘了叮嘱林嫂不要将他们冷战的事情告诉冯傲天。

冯傲天双目炯炯,醇厚的嗓音带着家长的威严,“以后工作上的事情不允许带到私人生活里。 ”“爸,你就放心吧,我和子鸣现在的感情如胶似漆。 ”金可可明白冯傲天的意思,其实她也不想的,但是脾气上来,谁都控制不住。 “子鸣今晚去哪里了?”冯傲天不放心的问。

“城郊有块地被龙天佑抢走了,子鸣为了夺回来,出去办点事情。

”金可可掐着重点说。

“龙天佑?世界前三强的那个?”冯傲天略微有些意外。 “是的。

”“这个小子真是记仇,为了个女人,都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忘对付子鸣。 ”冯傲天说出令金可可心惊肉跳的话。 金可可有些疑惑了,她调查过冯子鸣,他的身边除了罗文素之外,再没有出现过别的女人,“什么女人?”冯傲天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见金可可一脸紧张的表情,他连忙解释道:“龙天佑曾经特别喜欢一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对子鸣一见钟情,就为了这件事情,龙天佑一直想要进军W市的房地产行业。 ”“看来龙天佑很在意那个女人。 ”金可可想到林意,不过林意在看到冯子鸣的时候,压根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金可可很清楚冯子鸣曾经喜欢过谁,所以她没有吃醋,也没有追问那个女人是谁。

冯傲天是个男人,他自然比金可可了解男人,“不一定吧?大多时候,男人更注重面子,更何况龙天佑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他看上的女人,当众悔婚,这对他而言,绝对是天大的耻辱!”“那子鸣会不会有危险?”金可可不由得很是担心冯子鸣的处境。

“或许会吃些苦头,不过我对我儿子有信心,我相信他能够克服这次的困难,打一场漂亮的仗。

”这是个充满了尔虞我诈的社会,冯傲天同样不放心冯子鸣,毕竟冯子鸣是他最爱的儿子,没有之一。 冯子轩的存在对于冯傲天而言就是个错误的存在,如果时光倒流,冯傲天宁愿早死,也不愿意和束敏认识。 “可是骠骑公司和冯氏的实力悬殊太大,我担心龙天佑会耍诈。

”金可可突然后悔没有陪在冯子鸣的左右。

“商场堪比战场一般残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切都得看子鸣的造化了。 ”冯傲天见金可可如此关心冯子鸣,心中万分欣慰。

“不行,我要去找他。 ”坐以待毙不是金可可的做事风格,与其漫长的等待,不如陪伴冯子鸣共渡难关。 “以我对子鸣的了解,他应该没告诉你,他身在何处。

”冯傲天笑着说,希望金可可不要这么紧张。 金可可瞬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重重地叹了口气,“知子莫若父。

”“子鸣是个男人,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他的责任,所以只要你好好的,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帮助。 ”冯傲天说出了冯子鸣的心声。

金可可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抬眸看向天空的圆月,在心中祈祷冯子鸣的平安。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