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中同学写的回忆录 感同身受吧 纪念下那段时光-综合信息

1浏览

一初中同学写的回忆录 感同身受吧 纪念下那段时光-综合信息

似曾相识1每个人的心底可能都会有着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勾起的回忆。

这回忆你可能故意藏着,也可能是时间走的太长,被你渐渐的淡忘在某处。

落满尘土的回忆,总会在不可预期的一天被走过的风撩起。 风过,尘土虽然难以逃避再次落下的宿命,但它却不一定落在原处。 你的心里还有一个地方等着它,哪怕落在在后来的尘土之上,而勾起我那段回忆的风,早已刮到不可见的远处,扬起的尘土却在我的眼前。 2我家在苏北的一个村庄。 每个村庄都会有自己的名字,就像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姓名一样。

不管名字多么奇葩多么一般,只要你在那个村庄长大,你都不会嫌弃村名带给你的是骄傲还是尴尬。

命中注定的事,接受是对生命最大的敬畏。 我的村名叫大宋村,说来绝对的霸气。

不要望文生义,村里姓宋的人不多。 而我就姓张。 排除个别打了激素的村庄,全中国的村基本都一个模样。 每个村的亮点就是贫穷,只是有的村亮的暗淡,有的村亮的刺眼。

在这个年代,穷的饿死人是不常见了,温饱自足还是稀松平常的。 我们村也就是稀松平常的层次,所以现在我都甭想着买车买房娶媳妇。 出身贫下中农,走出学校大门,也没啥可骄傲的,充其量就是个屌丝,时代在进步,消费在提高,通货在膨胀,屌丝的评判标准也会随之水涨船高,出了校门,恐怕屌丝都算不上。 原来的屌丝整日惶恐不安,唯有自强不息,埋头苦干,方能保住屌丝之位。

3幼儿园在自家门前上,以小碎步计量,也就两分钟的路程。 以小碎步加一蹦一跳计量,也就一分半的距离。 以小跑计量,不到一分钟吧。

假如那时我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至理名言,就算借给十个张飞胆,我也不会那么做。 有些事你睁着眼做不到,有些事你正常走也做不到,有些事只有不走寻常路才能做的到。

有天中午放学,我倒退着走回家,走着走着,我就走桥下骚泥里去了。 桥上桥下足有两米高。

后面不注意的同学,以为我学会了隐身术。

以后我再也不那么专心再也不那么认真了,让我知道谁第一个说的“专心的男人最性感”,我一定也要强迫他专心一次。

能倒着走成一条直线的人身后肯定不止一个眼,脑袋后应该还有一个,因为下面那个已经退化到只剩下排粪的功能。 幼儿园至三年级,都在自家门前上。

四至六年级就到两公里之外的大宋小学上了。 交通工具多以双腿为主,偶尔也蹭人家的拉砖车,拉猪车,拉粪车,反正只要能蹭的,都要蹭一下,不蹭不爽。 蹭车是项技术活,要蹭的不知不觉,否则,你就会被踢出局。

蹭车是项危险活,没有半年以上蹭车经验,最好不要轻易蹭,这是诸多前辈总结的经验,也是我亲身实践验证的真理,时到如今,恐怕技术要失传了,经验也要毫无用处了。 唉,时代在进步,时代也在后退呀。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说不完的乐趣,我想你们也和我一样。

往事已过多年,那些人和那些事却如在眼前,如在心间。

4小学时代是我整个学习生涯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说的是我自己,或许说的也是你。 即便到了初一,我的身高还停留在小学的水平,好像是一米四左右。

到了中学的唯一好处就是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

不过到了初一下学期被别人偷了去。

当时下了晚自习,集中放车的地方,灯光昏暗,想顺势借一辆八成新的骑回去。 说偷不好听,只能说借。 可我没借到,人家自行车都上了锁。 但是我的车也上了锁,怎么就被别人借去了。

虽然我不知道借我车的人是谁,但我知道有借有还,他一定会还回来。 可是到我中学毕业,也没还回来,或许借的时间稍微长了点,车子已经除了铃不响,其它都响,不好意思还了,干脆就不还了。 看来在世上混,掌握一门技术很重要,在中学混掌握一门偷车的技术迫在眉睫。 其实我清楚我的自行车有一天会被人偷去,因为我的锁存在bug,只是我存在侥幸心理,没想到那天来的出其不意,来的毫无防备,还没来得及换,就不着急换了。 在我们学校读完初中,不丢个把自行车,你都不好意思说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我们学校的乱象也不是我仅提一个丢车事件就能高度概括的,至少也能管中窥豹。

上过学的人都有个自相矛盾的心理,那就是自己可以骂母校,就不允许别人骂,嘴上说自己母校的不是,可有时间有机会回母校看看,内心还是滂湃不已,甚至泪眼盈盈的。

5小学时代也是我开心的顶峰,以后我都在走下坡路。 跟成长有关,跟感情有染。 初二我在7班,林晓在6班,我们一个数学老师。

有时评讲试卷,一个班的人会拿着高脚凳子挤到另一个班。 7班常到6班去,6班却不常到7班来。

看得出包老师偏爱6班,可我就是想不明白,7班哪里做的没有6班好。 后来我数数,6班20个女生,7班17个女生。

原来6班的女生到7班一对一的分,有盈余,为了安全考虑,7班一直是奔波的命。

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无法得到官方证实,但也合情合理,有依有据。 不管两个班怎么调换,我都可以见到林晓。

只要能见到林晓,奔波都是一种旅行,包老师说走,我就走的旅行。

林晓长的一般,成绩一般,身材一般,她所有的一切都很一般,不过,以上都是别人的看法,我却看得出她的不一般。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好像天生就有善于发现美的能力。

发现美就像发财,不能彩旗飘飘,锣鼓喧天的宣传,要想发大财,只有不吭声,要想百分百拥有美,也只有行事低调。

同桌刘庆告诉我,喜欢一个人最低调的方式就是暗恋,我果断采纳了他的意见,两个月里,7班到过6班四回,我饰演路人走过她的窗下一百二十回。 每次过,我都像在走仪仗队,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等着领导们检阅。

一百二十回里,有七十次,我像贼,用余光惦记着窗下的林晓。

堂堂五尺男儿,我就是害怕与她四目相对,她的眼里应该没有冷箭,应该没有吐信子的毒蛇,可我就是害怕就是害怕。

我害怕她看出我的心事,怕她看出我喜欢她。

痛苦又持续了一个月,我决定改变策略。

暗恋是低调了,可跟没喜欢又有什么区别。 喜欢她就应该让她知道,喜欢她就应该带她出门吃个红烧芋头。 那是我一次写情书,把积攒三年半的肉麻词语都用了上去,临近结束,还用了一句英语。

信转了一手,到了林晓手中。

由于6班没有卧底,所以我也不清楚她的反应。

两天后,林晓回了信。

我接过信,就像接过法院判决书。

我祈求判我在以她为圆心,一米为半径的范围内终身监禁。

信是在数学课上夹在书本里看的,洋洋洒洒一千二百字,估计她是攒了七年半的假大空。

一个字,两个字,三个字都能做到的事,她罗里吧嗦说了整页纸。 我尽可能地把无罪释放书叠小,小到不能再小,小到一滴眼泪。 刘庆看到我的脸色突然像抛入湖水的石头慢慢下沉。

他拍拍我的大腿以示安慰。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邮政公司2017年度工作情况报告(社会评价材料)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