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那一碗饸饹,我骑行了68公里

84浏览

只为那一碗饸饹,我骑行了68公里

只为那一碗饸饹,我骑行了68公里次新车到手后,我只去了两次红山,再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在大坝上骑了几次,每次最多也就十多公里,并没有做到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坚持。 又有车友在论坛发召集帖了——28日早去牛营子晨练+吃饸饹。 我一看就乐了,想起一句话:“三十里地赶个嘴儿,不如在家喝凉水”——这句话在自行车俱乐部已被彻底颠覆,骑行与A饭(吃饭AA制)挂钩成为流行。

即便上百公里赶个嘴儿也是常事,总会有那么多车友兴冲冲地趋之若鹜。

牛营子是赤峰周边最近的地方了,帖里说往返40公里左右,为的是溜新人。 既然有新人参加,那我也不妨凑个热闹。 以往的骑行活动动辙百公里以上,只能望而兴叹。 就是这短短的40公里,我心里也着实没底,毕竟从没骑过这么远。 转而又一想,管它呢,反正新人又不是我一个。 夏季炎热,出行要赶早。

召集帖中说,五点半准时出发,迟到不等。

这对惯于晚起的人来说是个考验。

不过,我没问题,我能屈能伸呀!别看平时起得晚,只要需要,随时可起。 这一段睡眠不好,尽管辗转到后半夜才昏昏睡去,第二天清晨,还是在四点五十的闹钟声中醒来。

快速地洗漱收拾停当,骑车赶去车店集合。 我踩着点准时到达时,车友们已全副武装地等候在那里了。 全程公路,途经新城。 八个人中第一次远行的有四人。 大概是为了照顾新人,没有爬新城那个著名的大坡。

平路骑起来容易多了,一个个风驰电掣般从我身边掠过,我骑着骑着不知怎么就成了最后一个。

由此开始了一程无比紧张的追赶之旅。

风驰电掣的骑友们召集人巴顿同学安排了领队和收队,他自己则一会儿跑前一会儿跑后地忙着拍照。

作为一项骑行作业,拍照是很辛苦的工作。

拍照时耽搁的路程要加倍用力地撵上来。

庆幸自己很明智,没有带相机。

否则徒增一路负重不说,一直处于追赶状态的我也根本没有机会掏出相机来拍照。

去的途中休息了两次,也是为照顾新人。 对于老队员,这短短一程根本不需要休息,轻轻松松一气抵达。 我是做着半途折返的打算的,想着七点左右就回来。 而那时还不太热,也晒不到哪儿去,就只穿了半袖衫。

上路后,看着同为新人的两位女车友勇往直前,一直骑行在第一军团。 自己骑在后面打狼已经很丢人,哪还好意思提出半途而返。 我一边以她们激励自己奋力蹬车,一边眼看着两条赤裸在太阳下的胳膊越来越红,红得发紫。 七点半,终于到牛营子了,比预计时间晚了半小时——这当然有我的“功劳”。

有车友看了码表,单程30多公里。 也就是说,往返不止40公里!也不知他们怎么搞的,每次误差都这么大。

去年那次小五家古塔骑行,召集帖里说全程70公里左右,无知无畏的我被人一忽悠,就不自量力地去了。 结果全程近百公里,而且多是坡路,早被车友们称为“魔鬼路段”。

幸好那次有后援车,不然我真回不了家了(点开可以看那次难忘的骑行)。 经过那次高起点的惨痛打击,害得我闻骑色变,告别自行车运动已经一年有余。

经过一年多的心理愈合,好不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买了车准备骑行。

其实阴影也不是一点没有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小心谨慎地短途近行。 而这帮家伙居然又在骗人!估计这两年自行车队伍就是这样忽悠壮大起来的。

早餐时,骗子巴顿慷慨地给大家派发了超大碗的饸饹,车友们都埋头吃得很香,谁也没提他骗人的事。 我累得一点儿胃口也没有,更没有力气说话,硬着头皮吃了半碗,就忙不迭地跟着队伍呼呼啦啦地返程了。

回程不走来时路。 来时全是公路,回程有很长一段土路+砂石路。

无论我蹬得多快,他们总是比我更快,最后打狼的那个总是非我莫属。 幸好全程有宝利同学收队陪同,组织的温暖还是有的。 为什么打狼的总是我太阳越来越高,天气越来越热。 我使劲地蹬啊蹬啊,蹬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嗓子都快冒烟了。

心里暗暗希望宝利能停下来喝口水,那样我也可以顺便滋润一下干渴的喉咙,趁机歇一歇。

可是,他怎么就不渴呢?他不渴,我也不好意思渴。 已经拖了人家后腿,追赶队伍是我此时第一要务,怎么好意思再停下耽误时间呢?我自己觉得已经很尽力很顾全大局了,可是巴顿同学在拍照的间隙,还是不止一次地冲到我身边,对我提出了批评。 他老是说我不使劲不使劲。

把我批得火直往上冒。

我就纳闷了:子非鱼,安知鱼没使劲?我可是把喝水的时间都用在追赶队伍上了哎!心里忿忿不平地想回他两句,转而又一想,他这一程跑前跑后上蹿下跳地拍照也很辛苦,何况还吃了人家的饸饹……所以,这一路我硬是忍了,一句话也没说。

宝利同学就比较善解人意。 当我心怀歉意地表示拖了他后腿时,他说他也累,也骑不动呢。

还鼓励我说,第一次能全程骑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我当然知道他才不是骑不动。

但是这样的安慰让人心里非常舒服。

事实证明,忠言永远逆耳。 对巴顿同学的热烈批评,我决定化悲愤为力量。 接下来下坡顺风,骑起来轻松多了。 巴顿说我在下一个大坡时,时速达到了33公里。 尽管如此拼命,还是看不到第一军团的影子。 路上口渴难耐,我不止一次地问宝利,他们怎么也不休息一会儿呢?又骑了好久,终于在一片树荫下看到了正在休息的大部队。

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喝口水了。 巴顿过去看了看两位女车友的档位,都在最高的八档。

又过来看我的车——真是难为情,右把上赫然显示着六档,即使下坡也只是暂时的七档,这就是差距。

我看巴顿又要发表评论,当着这么多人,我才不给他机会呢。

赶紧把头扭向别处,装作满不在乎,气死他。

稍事休息,即刻出发。 后半程我也暗暗调到八档,盯得紧紧地,基本没有落下。

太阳当空照到家时已是上午十点多。 洗漱后,女儿说我的胳膊像戴了两只长臂黑手套。

她在我裸晒的皮肤上涂了厚厚的晒后修复霜后,我立马张倒在床上。

事后在此次作业帖中,得知全程竟然68公里!虽然又一次被忽悠上当了,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我,竟然能骑68公里,这是以前从来不敢想的。 看来自己还是很有潜力的嘛,以后切不可妄自菲薄了。

2009年的第一次远行,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是将从此开启我的自行车运动时代。

因此,此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是为记。

2009年6月28日摄影/巴顿。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来自云南的芯滇红 真正有机的红茶 真正的爱情是灵魂相恋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