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你嫉妒的样子真难看 状物作文评语

137浏览

第67章 你嫉妒的样子真难看 状物作文评语

  何太鲫没有动,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这里的粥也不错,你尝尝看。

”  向卿心底一肚子的火,他难道看不出来齐嵩是故意的吗?  故意显摆,故意刁难,故意看不起他们。   可她抬头看到何太鲫的时候,愣了一下,那双眼睛一点波动都没有,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   男人刮了刮她的鼻子:“生气解决不了问题,乖乖吃饭。 ”  向卿瞬间安静下来,点点头:“好。

”  何太鲫淡定牵着她的手,两人去了旁边大堂的桌子,外面巧妙设计了屏风,阻断了外面的视线。   齐嵩看着离开的两人,一股怒气不知道往哪儿发,脸色很难看。   秦弯弯同样目光追随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刚才他亲昵的语气,有瞬间让她觉得还在以前。

  可他关心的人却不是自己。

  能有多骄傲,其实都很脆弱。

  齐嵩扯了扯领带,看了一眼侍者:“包厢不要了,就去那边吃。

”  说完话,他径直也走向了大堂的方向。

  不想看到他是吧,那他偏要出现在他们面前碍眼。

  他就要向卿请亲眼看看自己的成功,让她后悔,让她难受。   秦弯弯的目光变得复杂,刚才她可是清晰听到齐嵩叫那个女人向卿,原来那就是当初嫌贫爱富的初恋女友。   呲,她眼底掠过不屑,还以为何太鲫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结果眼光不怎么样嘛。   秦弯弯也跟上齐嵩的脚步,目光坚定:如果换做别的女人就算了,可偏偏是那个不要脸的初恋,她绝对不允许何太鲫被这样的女人欺骗。

  两个人找各自找了理由,都去了大堂。   一边的侍者看到情况不对,马上回头去打电话了。

  刚才还在大厅吵起来,万一在大堂吃饭的时候又对上,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四个人中间可有齐嵩、大明星秦弯弯,万一出了事情,影响太不好了。   大堂相邻的两张桌子,坐着四个人,中间隔着镂空屏风。

  何太鲫拿着菜单看了一眼,点了几个容易消化的菜,然后说:“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  “不用了你点就好。

”  向卿有些心不在焉,连菜单上昂贵的价格都没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为什么齐嵩会在旁边,虽然隔着屏风,可她就是觉得不舒服。   如果不是他招惹了王楚楚,三姨妈怎么会在小区传播谣言,还说出爸爸出轨的话,最后她妈妈怎么会死?  她低头看着面前的杯子,眼前一片模糊。

  其实该怪的人是她自己。

  如果不是她,也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为什么当年的事情一直都像噩梦一样围绕在她四周,一直摆脱不掉。   何太鲫看着对面的女人掉眼泪,烦躁的解开两颗衣领扣子,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很生气?”  向卿抬头看着他,默默伸手抹掉眼泪,她没有回答。

  他语气加重:“说话!”  “说什么?”她声音带着哭腔。   下一秒,何太鲫抬脚用力踢了一下屏风,哐当一声屏风倒在地上。   这下,他们四个人中间没有任何阻挡视线的东西。

  何太鲫冲去就给了齐嵩一拳,动作犀利很快,齐嵩一个不注意被打倒在地上,可他迅速反应过来跟何太鲫扭打在一起。   桌子上的碗筷都掉了一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向卿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她站起来:“别打了,何太鲫!”  “你有什么资格叫他的名字?”  秦弯弯看到这一幕,嫉妒得心都快死了,她看到向卿红着的眼眶,瞬间不屑:“不要以为装出白莲花的样子,所有人都会被你骗,哭两声很委屈吗?  当初是你嫌贫爱富抛弃齐嵩,现在看到他成功就受不了?说到底你也就是一个贱人而已。 ”  向卿无端被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勾了勾嘴角:“你嫉妒的样子真难看。

”  她想起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女人是谁了。   小花旦秦弯弯嘛,还是仙网游戏的代言人。

  向卿扔下这句话,直接冲过去想要拉开扭打在一起的男人,可她怎么可能拦得住。

  大堂的意外事件发生,动静不算小。   好在大堂只有他们四个人,外面屏风隔绝了视线,倒是没有闹大。   工作人员冲过来,这才将两个打红眼的男人拉开。   齐嵩眼睛有淤青,他眼神不善的看着何太鲫:“挺有种啊,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们公司破产?”  何太鲫嘴角也挂了彩,他盯着对方:“只有没种的男人才会朝女人撒气,有本事冲我来。 ”  “哟,这是替人出气?”  齐嵩冷笑,视线落在向卿身上,看到她哭红的眼睛后,顿了顿没有立刻开口。

  可向卿没有给他一个眼神,只是站在何太鲫身边,目光关切:“你怎么样?”  男人牵着她的手:“小事。

”  向卿只觉得好笑,刚才这个男人忽然发难的时候,她真的被吓到了。   何太鲫这个人其实一般的为难,他根本不会放在眼底,好比刚才齐嵩故意讽刺他们吃不起雪花鱼一样。   这个男人压根儿不生气,还带着她去喝粥。

  可没想到,他居然会为了自己动手打架。   她转过头看着齐嵩,看到他眼角的淤青后,快速转移开目光。   本想说点什么,到头来她发现没什么好说的。

  就这样吧。

  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有任何的牵连。   她拉了拉何太鲫的手:“走吧,我们回去了。

”  何太鲫犹豫:“吃了再回去。 ”  本来是专门带她来吃饭,没想到会遇到这些糟心事。   “你身上都是油,吃也不顺心啊,我们回去点外卖。 ”  向卿只想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不过有的人却不会善罢甘休,齐嵩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拿出手机说:“打了人就想跑,这个世界上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向卿扭过头:“你想怎么样?”  齐嵩一脸嘲讽:“不怎么样,我可以不追究,不过你得让他给我道歉。 ”  她脱口而出:“我跟你道歉。

”  “不准。

”  “不行。

”  两个男人同时开口,何太鲫五官冷漠:“不管文的、武的,我等着。

”  齐嵩咬牙:“好。 ”  向卿垂下眼睑,知道自己给何太鲫惹麻烦了。

  她拉着他的胳膊,小声说:“走吧。

”  何太鲫低头看了她一眼,这才不情愿的转身。

  不过很快,身后传来齐嵩的话:“向卿,我等着你来找我。

”。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板栗子) 最新章节 无弹窗广告 情感语录 文言文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