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113浏览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不会的,漫枫,你别这么说,我们去找别的专家,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佟铁翎激动的拉着和漫枫的手,想把她抱起来。 何漫枫摇了摇头说:“铁翎哥,不要再折腾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心。 只可惜,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再继续陪着你了,你就让我安安静静的离开吧,我真的好累,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佟铁翎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的涌出来。 何漫枫轻抚着他的脸颊,说:“铁翎哥,真的对不起,耽误了你那么长的时间,等我走之后,忘记我,好好的找个人,陪着你吧。 来生,我再还欠下你的债。 ”他对她的心思,她一直都知道。

可她何德何能,能让江晨和佟铁翎爱她呢?她根本不值得任何人爱。 眼前的黑暗越来越大,渐渐的看不到眼前的佟铁翎,何漫枫知道,死神已经在向自己招手。 奇异的,她并不觉得害怕。

反倒是安心。

她阖上眼睛,安静的等待死亡,眼前的黑暗却渐渐的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和的白光。 那团光晕中,江晨的身影变得清晰。 他笑着,向她伸出手。

何漫枫缓缓地翘起唇角,握住那只手,低声说——江晨,让你等了你那么多年。

我终于能来陪着你了。

……感觉到何漫枫的身体沉了下来,佟铁翎再也压抑不住心底里的痛苦,低吼了声:“漫枫——!”病房外面,慕洛琛听到佟铁翎的吼声,立刻冲了进来。 看到连接在何漫枫身上的机器显示屏上,拉成一道直线的波纹,顿时明白,何漫枫最终还是去了。

心霎时沉了下来。

他推开病房的门,入目是何漫枫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迈开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话说两头,各表一枝。

何漫枫走之后,萧雁南便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像是死了一般。

回忆如潮水般涌上来。 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他爱何漫枫吗?当然是爱的,这个世上他只爱过她一个女人。

可最终,伤害她最深的人也是他。

或许从很多年之前,他们之间就注定了以悲剧收场。 印象里,从很小的时候起,父母对他的管教便是严格到了极点的,每样功课都必须做到最好,不许有一丁点输给别人的地方。 他每天都在忙于学习各种功课、以及将来接管萧家所需要的技能,所以他几乎没有任何朋友。

他以为,自己会按照父亲安排的一切,长大、入仕、结婚、生子。

可何漫枫的出现,打破了他既定的人生。

何家都是美人胚子,但小时候的何漫枫却是丑的不堪入目,头发黄的像枯草一样,黑瘦黑瘦的像个没长开的小豆芽,再加上何阿姨喜欢把她打扮成男孩子,所以,见到他的第一面,他觉得她只是一个向下来的粗俗的野丫头。

但就是这样一个狗都不理的野丫头,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烦她,厌她,她却像野草一样,顽强的跟着他,好像永远也看不到,他厌烦的脸色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的接受了她的存在。 甚至她不在自己身边,都会觉得不自在。 和她和谐相处的时间,一直持续到他上高中,她上初中。 那时的何漫枫渐渐的出落得亭亭玉立,成为像何阿姨那样的美人胚,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可偏偏小丫头不自知,总觉得别人在拿她逗乐,私底下经常跟他说,他们班哪个人最喜欢欺负她。

他在旁边听着,脸上笑着,心里生出难以言喻的怒火。 这个傻丫头,难道不知道,很多男孩子总是欺负女孩子,来达到吸引她们的目的吗?还有那些男孩子,怎么敢觊觎他的人呢?小丫头是他的,谁都不许觊觎。 他隐忍着怒火,把那些欺负她的男孩子一一的收拾。 直到再也没人骚扰她,他这才放心的想。 小丫头永远是自己的了。 但这样的放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意想不到的一个人出现了。

这个人就是江晨。

江家和萧家是世交,父亲与江家走的更近,每每吩咐他要好好的对待江梦雪。 那时的他懂得很多,从父母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了一丝丝的苗头——他们想让江梦雪成为他的妻子。

tqR1他不爱江梦雪。 但也知道父亲是一个固执、独断的人,若是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办,只怕到时候父亲会做出对何漫枫不利的事情。 于是在人前,他对江梦雪愈发的亲近。

那时,他总想着小丫头眼里只有自己,不管是谁离开了他,她永远不会离开他。 可就是这样自大的想法,让他最终付出了代价。

高中毕业之后,他原本想选燕大,和何漫枫毗邻,但父亲动用关系,篡改了他的志愿表,最终他被另一所大学北航录取了。 那一天,他跑到何家,找到小丫头,问她自己若是离开了,她会不会不习惯。 小丫头没心没肺的笑着说,让他放心的和江梦雪相处。

那一刻,他才知道,她只拿他当哥哥看。 他想,没关系。

她还小,他可以等着她慢慢的长大,他会掌控何家的一切,再迎娶她嫁入何家。 ……大学之后,父亲为了让他参加特工部,开始训练他的体能。

每每训练结束之后,他浑身都是青紫的痕迹。 他不想让何漫枫看到伤心,便每次都等伤好了之后,再回家去看她。 可每次他费尽心思回到家,看到她时,她总与江晨在一起,甚至亲热的叫着他江晨哥哥。 她的眼里再也没有他,满心满眼的都是江晨。

那时,他人生第一次嫉妒江晨,想要把江晨驱逐,让他离开何漫枫。 但最终,他忍下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太早暴露自己的想法,只会让父亲对何漫枫下手。 他疏离了她三年时间,也冷眼看着她和江晨一步步的走近。 直到她十四岁及笄,看着她和江晨说悄悄话,约定在后花园见面,他压抑了许久的妒火终于爆发,抢先一步,到他们约定的地方,去偷偷地见她。 笔趣阁最快更新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面对不情之请,你完全可以优雅地说不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