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延巳诗词《谒金门》赏析

155浏览

冯延巳诗词《谒金门》赏析

冯延巳(903-960),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做官一帆风顺,两次被任为宰相,生活优裕。 他的词思想内容可取的不多,但在艺术上对北宋一些词人影响很大。

这首词写的是一个妇女在思念她爱人时的复杂感情。

词一开头就写了主人公周围的环境。

这里有一个池塘,时当春天,春光明媚,她深感离开了心爱的人,自己孤单单的太寂寞了。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乍”,是忽然的意思。 忽然间吹来一阵春风,池水出现了微波,象平滑的丝绸被轻轻抖动产生了皱纹一样。 在这里,作者暗示她的心情象“吹皱一池春水”那样引起波动的情绪。 是什么引起了她的情绪波动呢?这里没有说明。

它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

“闲引鸳鸯芳径里,手挼红杏蕊”,这两句是倒装关系。 按正常的顺序应说“手挼红杏蕊”“闲引鸳鸯芳径里”。

写诗写词,因为格律和表现手法的需要,是允许这种颠倒的。

她看到水边成双的鸳鸯鸟,感到自己的孤单,引起情绪波动。 “闲引”是说无聊地逗引着。

“鸳鸯”,鸟名,雌雄常常成对地生活在水边,所以文学作品中喜欢用鸳鸯来比喻夫妻。 “芳径”,指池边的小路。

她想逗鸳鸯玩玩,便顺手摘了一枝红艳艳的杏花,搓揉着花蕊来逗弄鸳鸯。

“斗鸭栏杆独倚”,不是写她离开了鸳鸯,又去看斗鸭了,只是写她靠在池边的栏杆上。 “斗鸭”是修饰栏杆的,是什么样的栏杆呢?是曾经圈养过斗鸭的栏杆。 斗鸭是使鸭相斗,那要有人逗弄,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可见没有斗鸭,要是她真的去看斗鸭,那她的心情就变了。 可是她的心情没有变,是“终日望君”。 所以当时没有斗鸭,只有曾经圈养斗鸭的栏杆。 她独自依倚在栏杆上,心情不佳。

因为她斜靠在栏杆上,所以“碧玉搔头斜坠”,这是写她低头俯视的样子。 “搔头”,就是别头发的簪子。 “碧玉搔头”,就是用碧玉做成的簪子。

“斜坠”,是说它斜露在头发外面,给人以一种快要掉下来的感觉。

作品没有直接说主人公是多么闷闷不乐,而只是写她的一些漫不经心的动作,这就形象地刻画出了她百无聊赖的心情。

她为什么不快活呢?那是因为“终日望君君不至”。

“终日”,整天。 “君”,古代对人的一种尊称,这里指妇女心爱的男子。

假若是平庸的作者,也许还要把她的愁写下去,可冯延巳不这样,他笔锋一转,却写起了这个妇女突然变得高兴的心情:“举头闻鹊喜”。

俗话说:“喜鹊叫,行人到”。

把喜鹊叫当作一种预兆,当然是一种迷信。

但这里不是要表现人物的迷信思想,而是通过她听见喜鹊叫,便高兴地抬起头来朝树上看这一动作,进一步刻画出她对爱人的思念之切。

把她转忧作喜的感情变化,不仅写得跃然纸上,如见其人,而且也使作品更有余味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个人整改方案第二阶段

下一篇:《西游记》:年少只知看神,中年看到是佛 四大名著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