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105浏览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饭后,各回各家。 冯子鸣开车特别快,直接将梁琛他们甩了老远。

金可可紧紧扎住安全带,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害怕。

由于车速过快,有好几次避让车辆,冯子鸣急踩刹车,车身都剧烈摇晃,有倾向一边的感觉。

金可可一路上叫破了嗓子,她确定冯子鸣的脑子有点问题,一旦犯病就会发疯。

眼看着就要到家了,金可可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了。 “子鸣,我们还没有后代,偌大的冯氏还没有继承人,我可不想早早的就死掉了,请你以后开车慢点!”金可可微喘着气,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金可可狠狠地心疼了自己一把,她一心一意为冯子鸣着想,他竟然丝毫不顾及她!“冯氏的继承人不用你操心。

”冯子鸣冷不丁道。 “所以你是想找别人生?”金可可如坠冰窖,脱口问出。 “我爸还年轻,需要担心冯氏没继承人?”冯子鸣本不想解释,可是听出金可可声音里的颤音,他不忍心。 金可可松了口气,“那也不是我们的血脉,人活一世,要是血脉得不到传承,那不是白来人世间走一遭了?”“年纪轻轻,思想却比五十岁的大叔还老旧!”冯子鸣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他从未打算过结婚,更别提孩子。

金可可微微一愣,有些担心的问:“你不喜欢孩子?”“没什么喜不喜欢,有就要,没有就不要。 ”冯子鸣道。

“孩子不是很好玩吗?你幻想一下,你抱着一个长相酷似你的小男孩,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幻想这种东西适合女孩子!”冯子鸣嘴上这么说,脑海中却浮现一个极为绅士的小男孩。

“你真不适合聊天,总能把天给聊死。

”金可可表示没法再聊下去。

冯子鸣脸色一凛,眼底掠过一抹不悦,“梁琛适合聊天?”“总而言之,比你好!我哥风趣幽默,还会讨女孩子欢心,会逗人笑。

”金可可一开口就触到了冯子鸣的禁区,然而她却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继续夸着梁琛。

冯子鸣原本打算看在金可可帮他挡下束敏的虚情假意放过她,没想到她竟然自取灭亡,自己找虐。 “所以,你喜欢他?”冯子鸣强压下心头怒气,语气听不出任何不正常。

嘎!这话问的未免太过可笑了吧?老公问老婆喜不喜欢另外一个男人?她究竟该说冯子鸣太大度,还是什么?“我是已婚妇女,他是未婚美男子!我哥眼神没毛病,他不喜欢捡破鞋!”金可可不知道冯子鸣的眼底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是她承受不住的狂风骤雨。

“很好,你很有自知之明!”冯子鸣声音低沉。

“不过话说回来,真爱是不在乎这些的。 ”金可可希望世事无绝对,因为夏珂和乔恩慧之间就存在这样的问题。

金可可希望夏珂不要那么传统,别为了所谓的贞洁而抛弃唾手可得的爱情。 这话落入冯子鸣的耳朵,很是刺耳,他很清楚像金可可这样的大美人,丢在哪里都是万人迷。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这男人一天天怎么就爱瞎想?金可可挺直身板道:“我是想告诉你,虽然我是你的人了,但是你要敢对我不好,我就找个喜欢我的男人,和他双宿双栖!”这话成功踩中地雷。 车子如离弦的箭般飞了出去,一阵剧烈的眩晕将金可可吞噬。 片刻后,一个急刹车,车轮发出悲鸣。

金可可的后脑勺重重地撞在靠背上,头脑昏昏沉沉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耳边传来一道冰冷的命令,“下车!”“我头晕还想吐,你让我休息一会。

”金可可有气无力的说,真是被折腾的够呛。

向来不晕车的金可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晕车的滋味。 胃里像是被人用一根木棍疯狂搅动着,一阵翻天覆地,排江倒海。

冯子鸣不给金可可喘气的机会,直接将人拎小鸡般的拎出来。 娇小的人儿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就如同身不由己的浮萍,金可可悲剧的干呕出来。 金可可脚着地,有些力不从心,差点一头栽倒。

冯子鸣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强行拽着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自己会走!”金可可有气无力的说。

冯子鸣没有搭理她,继续大步走着。 金可可用力挣扎着冯子鸣的禁锢,只是冯子鸣握住了她的手腕,所以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抽出手。 除非直接把手给砍掉,否则都是徒劳。 金可可被迫跟上冯子鸣的脚步,奈何小短腿根本不是大长腿的对手,她只能狼狈不堪的小跑着。

冯子鸣沉默不语,深邃的眸中闪烁出狩猎的兴奋光芒。

“呜呜!老天爷,我究竟嫁了个什么怪物?”金可可无力望天,眼底有泪。 金可可被拖着走到卧室,冯子鸣用力将她摔向柔软的大床。

粗鲁的暴君!金可可揉着被捏红的手腕,疼的眼泪就要落下来,“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忍心虐待我?”“你对虐待怕是有什么误解。

”冯子鸣挑了挑眉,换身衣服。 金可可趴在床上挺直不动,她真是看不懂冯子鸣这人,为什么随时随地都能生气闹脾气?难道就因为他是霸道总裁所以他任性?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我的小手腕啊,你差点就被人给活活捏碎了,幸好你的主人平时注意补钙,才让你变得坚不可摧。

”金可可吹了吹变成粉红色的肌肤。 冯子鸣脱下西服挂起来,转身走回床边,踢了踢金可可,“起来。 ”金可可没有反应,继续趴在床上,眼不见为净,“干嘛!”“看来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我检查身体!”冯子鸣沉声威胁。

“你别太过分了,你明知道我心理有问题,连你都碰不了我,更何况是别的男人!”金可可表示有些委屈。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变态的人?“起来!”冯子鸣再次命令道,声音森冷。

金可可打了个冷颤,不禁有些心虚。

“我累了!”金可可果断拒绝。 一阵天旋地转,金可可下意识的抱住冯子鸣的身体。 冯子鸣用力扯下如八爪鱼般的金可可,眸光深邃,剑眉末梢带着一抹凉薄。 “面对我,笑一个小时。 ”霸道而又强势的命令,透出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金可可不服,一口咬住冯子鸣的手。

只是冯子鸣常年健身,就连手背上都是肌肉,根本就咬不到。

“冯子鸣,你凭什么这么霸道专制!”金可可气急败坏,重重地一脚踩在冯子鸣的脚背上,只是她没有穿高跟鞋,这一脚下去,根本激不起半点涟漪。 “你既然喜欢笑,今晚就笑个够!”冯子鸣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你!”金可可气结。 谁叫她试图挑战冯子鸣的底线?!现在搬石头砸自己脚,痛死都活该。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