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回 禅房相对沧狼行最新章节

139浏览

第九百一十一回 禅房相对沧狼行最新章节

谢婉如笑着捉住了李沉香的纤纤柔荑,小声道:“妹妹,这里的菩萨真的很灵的,不管你许了什么愿,只要心诚,都可以帮你实现,你看姐姐我,去年许的愿不就成了吗?”李沉香的粉脸越发地红了:“姐姐跟万大哥那是情投意合,金童玉女,可我这压根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哪是一码事嘛。

”谢婉如微微一笑:“事在人为,帮主不是说了么,会帮你撮合的。

你就放心吧。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谢婉如眉头一皱,向后看去,却只见万震带着三五个人,满头大汗,匆匆地赶来。 谢婉如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奇:“万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今天我们姐妹来这里上香,你应该坐镇帮派才是,我们三个全走了,万一有急事怎么办?”万震也顾不得向方林大师打招呼,只是匆匆地行了个礼,便对谢婉如说道:“紧急线报,城东那里发现了女魔头的踪迹!”谢婉如的粉脸一变色,柳眉倒竖:“当真?女魔头真的出现了?”万震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好像是想潜入我们洞庭帮,现在我将计就计,在总舵布下了埋伏,只等她前来自投罗网,婉妹,咱们这就回去吧!”谢婉如坚定地点了点头:“好,我跟你走。 ”她回头看着李沉香,笑道,“妹子,你继续在这里上香便是,我和万大哥先走一步了,那个愿,我改天回来还。 ”李沉香摇了摇头:“帮中有事,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谢婉如微微一笑:“不必,女魔头的话,我和万大哥联手能制得住,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妹子你在这里好好许愿,这里结束之后。

再回来帮我们不迟。 ”李沉香沉吟了一下,今天确实是个一年一度的机会,也是她父亲,前任湖南巡抚在这里给大报国寺施了无数的银子。 才换得她年年有许愿的机会,她的父亲只有她一个独女,每年这时候的许愿,也是求一个平安,若要是此时离开。 算是辜负了父母的一片苦心,所以谢婉如走得,她走不得。

于是李沉香点了点头:“那谢姐姐和万大哥一切当心,帮主不在,凡事不要太勉强,我这里尽快结束后会赶过去的。 ”万震和谢婉如点了点头,匆匆转身离去,门外的护卫只留下了四个人,其他人也都跟着万震和谢婉如从侧门离开。

方林大师看着众人离去的背景,叹了口气:“阿弥陀佛。

罪过,罪过。

”李沉香的秀眉微微一蹙,说道:“大师为何要说罪过?”方林大师霜雪般的白眉微微一扬:“施主们都是去打打杀杀的,这还不是罪过吗?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李沉香微微一笑:“大师,我们都是江湖中人,自然少不了争斗和打杀,这些您不是不知道啊。

”方林大师摇了摇头:“可这是你们第一次在还愿的时候还要做这些事情,老衲今天亲眼所见,怎么能不说罪过呢?”李沉香双手合什。

回道:“凡俗之事,扰了大师的清修,小女子之罪也。 ”方林大师叹了口气:“罢了,谢施主的事情。 老衲管不了,李施主,今天还是要抽签许愿吗?”李沉香点了点头:“一切都照往年行事。

”方林大师转过身,走入了厢房,房间里,一座半人高的金观音像。

正端坐其中,李沉香的嘴角勾了勾,紧随而入,两个小沙弥守在了门外,关上大门,房间内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只剩下方林大师抑扬顿挫的诵经之声。

李沉香跪在佛象前的一个蒲团之上,双眼微闭,两手合什,嘴唇间轻轻地说着什么,美丽的容颜上,神情肃穆,看得出,她是在很认真地许着愿。 方林大师走上前去,拿起一个签筒,正要递给李沉香,李沉香突然睁开了眼,双目中带着一丝笑意,轻轻地说道:“李会长,装了这么半天,现在只有你我二人,还要继续装下去吗?”“方林大师”白眉一皱,若无其事地把签筒交到了李沉香的手中:“李姑娘是如何看出在下身份的?”李沉香轻轻地叹了口气:“听说多年前,李会长就是在这个院子里,也同样就是在这个厢房中,第一次碰到了楚帮主,还跟万大哥交过手,是吗?”扮成方林大师的李沧行微微一笑,站回到佛像边,仍然嘴里高声地诵着佛经,可是胸膜却在震动,配合着他绝顶的内力,以内迫声,让李沉香能听到细如蚊蚋的声音:“李姑娘果然冰雪聪明,一猜就透,只是你为何不在刚才谢姑娘在时,说破此事呢?你就不怕在下对姑娘不利?”李沉香微微一笑,同样继续以细如蚊蚋的声音回道:“李会长既然已经让万大哥帮你的忙,想必不会害我,我又有何可担心的呢?谢姐姐是被骗走的,说明这次的谈话不宜让她知道,我想多半是有关屈彩凤的事情吧。

”李沧行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外面,小沙弥和远处的洞庭帮护卫们都各守其职,看起来没有一点向内张望的意思,他一边继续诵着佛经,一边轻声道:“可以说跟彩凤有关,也可以说没关系,我的时间不多,希望跟李堂主能坦诚相见。

”李沉香点了点头:“李会长太客气了,现在你我都是灭魔盟的同道,也算是同门师兄妹,师兄所言,小妹自当遵从,我知道屈姑娘和楚帮主,谢姐姐的矛盾很难化解,你夹在中间也很为难,但如果有我李沉香能帮得上忙的,自当尽力!”李沧行摇了摇头:“这回我要李姑娘帮忙的,主要不是彩凤的事情,而是那个给你青缸剑的神秘剑客。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名叫宗主的人,应该就是江湖上多年来挑起正邪之争,以金蚕邪蛊害人的最大黑手了!”李沉香的脸色微微一变:“宗主?黑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中国民间故事:菊花仙子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